流云天际

【安利】将仲子兮——郑庄公与祭足

中考的亲们也都考完了吧,祝所有还有暑假的亲们假期愉快。橙光四月赛季题目是“历史背景”,我做的以祭足为主角的游戏,基本上把郑庄公和祭足的生平史料都理了一遍。这是游戏完结后发在评论区的完结感言,亲们张嘴吃我安利。

----------------------------------------------------------------------------

让我们从主角之一,郑庄公的出生说起。郑庄公投胎的技术应该算不错,父祖两代奠下了郑国良好的基业,又是母家高贵的嫡长子。可他偏偏在到来人世时寤生,这不仅给他带来了陪伴一生的名字,还带来了一生挥之不去的原罪。弗洛伊德说“父亲爱儿子,是因为儿子做了对的事情,因此他值得被爱;母亲爱儿子,只是因为这是她的儿子”,母爱的无条件性在郑庄公身上成为了诅咒,因为他母亲不爱他,只因为他是寤生,无论他怎样努力,做了多少对的事情,都无法唤起母爱。幸好他在青少年时期遇到了他的祭卿,得不到满足的奥迪帕斯情结得以移情,爱人与被爱的渴望在同一人身上达成了圆满。

按祭足的卒年推断,他年长郑庄公十岁左右,两人的关系应该更接近古希腊的精神之爱。祭足是家中的次子,早年做过郑国与祭国边境的封人。虽然无从得知两人是怎么相识的,但他们的关系无疑从早年就非常亲密,在郑庄公刚把弟弟段封到京邑时,祭足就毫不避讳地对他的家事发表意见。甚至有记载认为《将仲子》是郑庄公给祭足在此事上的答信。

郑庄公给祭足的荣宠远超外姓之臣所能拥有的极致,他曾让祭足替他到邓国去迎娶正妻,这证明在郑庄公继位约三年(据清华简的记载,此时郑庄公刚刚亲政),祭足已被耀拔为卿。而郑庄公的霸业刚刚起步,就先把灭掉的祭国封给祭足做食邑(有说是祭国的一部分)。这是一笔相当慷慨的馈赠,祭地在如今的中牟,是适宜耕作的富庶之地。也就是说祭足理应终生享有相当富足的生活。

除了物质上的厚赐,郑庄公还给了祭足几乎与自己相当的权力。郑庄公到雒邑供职或外出会盟征战,都是让祭足留在郑都处理国事。祭足还多次代表郑庄公出使,他的政治与外交才能得到广泛的认可,但军事才能却总被忽视。事实上,祭足无疑有着卓越的军事才略,他曾带领小股精兵在周天子的土地上打游击。作为三军总帅,以迂回的方略大败卫国与北燕联军(这场战役被认为是有史料记载的第一次迂回作战)。坚守城池拖垮宋、卫联军。在与周天子的作战中统领郑国左军打败虢、蔡、卫三国联军——这似乎也证明了祭足是除国君外的最高军事统帅,因为周礼规定以右为尊,只有军中是以左为尊,以示君子厌恶战争。

总而言之,郑庄公和祭足分掌郑国的最高职权,一人在外一人在内,共同成就了郑国霸业。更难得的是,这份信重贯穿了郑庄公整个的君王生涯,他对他的祭卿始终如一。而祭足也回报了这份情义,辅政六十二年,为郑国霸业鞠躬尽瘁。直到祭足去世的第二年,郑国缺席“北杏会盟”,齐桓公以为“祭卿已死,郑国无人”,才暗中支持郑突夺位,以至于郑国不得不夹在齐楚间左右摇摆,实力日削,终结了庄公霸业(虽然主流观点是四子夺位削弱了郑国,但个人认为郑子仪在位的前十二年,郑国仍独立而强盛,只是祭足当时已老迈,君王又没有卓越的才能,不能再开疆扩土)。

他们年少相识,用二十年治理国家,用十五年称霸天下,又安享了五年盛世太平。当他们霜雪白头垂垂老去,仍能在彼此眼中看到自己风华正茂的样子。他们找到了灵魂的另一半,相伴度过漫长而美好的一生。
----------------------------------------------------------------------------------------------------------------------------------------
这对感情太平稳反而没什么可说的,青梅竹马十几岁就认识了,没有三顾茅庐、十里相迎终于等到你;郑庄公从亲政祭足就是他的卿,一直做到他去世,没有起疑、吵架、罢官、复起,折腾着错过了美好时光;这两位相伴至少四十三年(比我喜欢的很多历史人物的一生都长),虽然郑庄公先走二十年,但那是因为祭足实在太长寿,毕竟郑庄公去世时都已经五十七岁了,而且是霸业得成站在顶峰安享五年盛世太平后安然离世的,所以更谈不上霸业未成天不假年。

郑庄公死后他的熊孩子们虽然不省心,但祭卿还是一直活到九十左右寿终正寝,也没有青山松柏那种悲哀(祭卿让我们见识到君主刺杀大臣失败,君主是要跑路的,因为郑国臣民认为祭足更有权执掌郑国国政,毕竟郑庄公至少有十一个儿子可做郑国国君,却只有一位祭卿与他共成郑国霸业)。总之这对真是没啥可遗憾的纯糖cp。

附上《将仲子》的原文: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毛诗-小序》刺庄公也,不胜其母,以害其弟,弟叔失道, 而公弗制。祭仲谏而公弗听,小不忍以致大乱焉。)

两人虽是一本正经地在商讨国家大事(祭卿你说的对,但人言可畏,现在还不能修理我弟弟),但隐晦的言语和绮昵浪漫的表达,难怪让后世将其当作女子婉拒情郎私会的情诗。

--------------------------------------------------------------------------

最后安利下我做的游戏:形式很逗比,内容还算严谨。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