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天际

【脑洞】奉孝若活着“空食盒”事件会怎样结局

《军师联盟》炸出了好多同好啊,前几天基本上都说演奉孝的小哥哥演得很好,这两天首页又飘了好多大大写令君立场的文。剧我还没有看,只看了奉孝的截图,因为无论看什么剧对我个人来讲都比较难,而且连史料我都只熟建安十三年以前的,建安十三年到十七年还勉强读一读,建安十七年之后的完全不想看(曹老板对不起你)。

回去翻了一下百粉点梗发现荀郭分析还没写,今天先开脑洞胡乱谈一个有关曹荀郭大三角的假设问题——如果奉孝活到建安十七年,他仍是军师祭酒,曹老板与令君间的空食盒事件有没有HE的可能(个人觉得奉孝不死的if线中这个问题是最难过的坎了,比赤壁难过多了)。

重要的事说三遍:这不是史料分析,只是我在开脑洞胡说八道!这不是史料分析,只是我在开脑洞胡说八道!这不是史料分析,只是我在开脑洞胡说八道!

之前写过一点有关荀郭两人不同的政治理想的分析,想看的亲们戳这里

曹荀郭三位相同的政治理想是“济天下大难”。在汉末诸侯割据民不聊生的时代,荀郭投奔曹操的理由都是因为曹操有收拾天下的雄心大志,而非满足于做割据一方的诸侯。毕竟汉代的“大一统”要比春秋战国的“诸侯割据”更有利民生。

矛盾就出在“汉室社稷”上,令君和奉孝,目前较多的观点是令君忠汉而奉孝忠曹,但没有直接史料能作为确证。如果从两人的行为来分析,那么我的个人观点是,荀郭的根本目标不矛盾,都是要建立一个符合正统、具有公信力的朝廷,至于天子最后姓曹还是姓刘,还是可以商量的。

在这种前提下,荀郭两人的年龄和经历决定两人不同的倾向。令君出身颍川荀氏,当过郡主簿,曾被辟为守宫令,献帝东归后以侍中守尚书令。他所接触的是世家名士,所以令君明白“人心思汉”这种强大的力量,知道天子不可轻废,若贸然移鼎必定国祚不长。而奉孝同出颍川,他十五岁黄巾军起义,二十岁董卓乱政,没做过汉臣受过皇恩,投曹后就跟着曹总四处打仗,大概的职责是曹总的首席秘书兼心理医生。所以奉孝看到的是汉室腐朽多年人心丧尽,要想国祚久长,非得改弦更张,重立霸业。

基于这两种都没有错的观点,在建安元年至建安十二年之间,令君致力于恢复汉室正统,恢复官吏举荐考核,恢复八佾舞,恢复腊赐。而奉孝致力于让司空府取代朝廷成为正统,设军谋掾,扩大司空府人员限额;废汉诸侯,削弱汉室力量。

这其间发生过一次冲突,在建安九年曹总打下邺城后,某人建议曹总恢复“古九州”的制度,借此以扩大冀州,也就是曹总自己的属地(我很好奇这位第一次提复古九州的人是谁)。令君这一次的回复是有详细记载的:

【九年,太祖拔鄴,领冀州牧。或说太祖“宜复古置九州,则冀州所制者广大,天下服矣。”太祖将从之,彧言曰:“若是,则冀州当得河东、冯翊、扶风、西河、幽、并之地,所夺者众。前日公破袁尚,禽审配,海内震骇,必人人自恐不得保其土地,守其兵众也;今使分属冀州,将皆动心。且人多说关右诸将以闭关之计;今闻此,以为必以次见夺。一旦生变,虽有(善守)〔守善〕者,转相胁为非,则袁尚得宽其死,而袁谭怀贰,刘表遂保江、汉之间,天下未易图也。原公急引兵先定河北,然后修复旧京,南临荆州,责贡之不入,则天下咸知公意,人人自安。天下大定,乃议古制,此社稷长久之利也。”太祖遂寝九州议。】

与后来的史料【十七年,董昭等谓太祖宜进爵国公,九锡备物,以彰殊勋,密以谘彧。彧以为太祖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太祖由是心不能平。】对比,其实很说明问题。令君的观点没有变,天下未定,不宜争求私利,等天下大定再说,这样才有利于社稷。

但曹总在建安九年和建安十七年所面临的情况和心境都变了,在建安九年的时候,他刚战胜宿敌袁绍,他的儿子曹冲是个天才,长大后能继承他的地位保护他的宗族(这不存在嫡长问题,那时候曹总还没称公称王,司空可没有父死子继的说法,曹总能正大光明地对他人说想传后意给曹冲,只能是希望自己的这个儿子也能大有成就登上三公的位置),他所信重的军师祭酒远比他年轻,在他死后也有人扶持他的儿子。

到了建安十七年,南征失利,一统天下的目标渺远无期,自己这几个年长的儿子各有各的缺陷,哪个也放心不下(曹总暗杀周不疑时对曹丕说“这个人不是你能驾驭的”最能说明这一观点),郭嘉去世后,曹操始终没有再找到这样一个在能力与情感上都能让他放心的人(曹总并非没去找,但个人觉得曹总那时候是有一种明知道找不到但就是要找的心态,这就很无奈了,在没找之前先认定找不到了,那还可能找得到吗!曹总在荆州辟了一大堆掾属,有些后来跟他很亲近,后来转任魏侍中。这些人身上多少都有些像奉孝的地方,但不幸天生一个郭奉孝,没有第二个)。

依然是在这种设定下,曹总和令君的根本矛盾并非是汉室,而是“你没变我却不得不变”。令君觉得还可以还应该往安天下这个目标继续走,而曹总觉得他自己已经走不下去了,他需要给跟随自己的那些谯沛故旧,自己的子裔一个安排,他的选择不多,要不称公称王最后篡取皇位,要不子裔被削权夺爵,置于死地。

这就是实际状况,曹丕继位可以对汉献帝宽宏大量,把他舒舒服服地软禁起来,因为汉献帝这些年一直是被软禁着。汉献帝若能在曹操死后重掌天子大权,能让曹丕接替曹操的地位继续舒舒服服地做权臣吗?显然不行,皇帝就不是个仁人能做好的职业。所以曹荀间还有个不大好言明的矛盾“如果我死后政归天子,你能否保我子裔安稳?如果不能,我称公不过是为了自保,你为何还要阻拦?”

曹总在政治理想上没有荀郭二人明确,这是理所当然的,荀郭二人出身颍川耳濡目染,熟悉名士的思维与规则(奉孝可能对这些规则不大认同,但这不影响他明白这些规则是怎样的),曹总就算挤进名士的圈子,这部分也还是大有欠缺。个人认为曹总反而是最“心系汉室”的那个,他的《让县自明本志》说的就是实话,他确实曾经想做“汉征西将军曹侯”,他确实“诚恐己离兵为人所祸也”,一直到最后他还是让夏侯惇“独为汉臣”以示敬重。但虚名实祸摆在面前,他必须选。

这是建安十七年曹总与令君面对的困境,一、称公的时机确实不成熟;二、南征确实不能速成,而曹总的年纪迫使他必须对身后事着手安排。如果奉孝还活着,他的特长在于见事通达,说白了就是曹总自己还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但奉孝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在我看来,早在建安十二年,曹操霸府的体系已经成熟了,后续称公称王的行为比起前期设军谋掾和废汉恩泽侯的行动相比,精妙的程度相差甚远(废汉爵的史料放在下面,不知为何很少有人提这一举动,可能是因为做得太精妙了所以让人有怨言也说不出毛病)。

【(建安)十一年,诸以恩泽为侯者皆夺封。(杨)彪见汉祚将终,遂称脚挛不复行。】——《后汉书-杨震列传》

【(建安十一年)是岁,立故琅邪王容子熙为琅邪王。齐、北海、阜陵、下邳、常山、甘陵、济北、平原八国皆除。】——《后汉书-孝献帝纪》

如果奉孝还活着,第一赤壁之战应该不会发生,我倾向奉孝不会劝曹总不打,而是劝曹总快打,个人认为赤壁之战发生的主要原因其实是曹总出兵不够快,这个纯属个人观点,军事上了解不多不宜乱说;第二魏代汉的过程应该会做得更巧妙。之前还写过一个郭奕和曹冲取字和魏代汉关联的脑洞,想看的亲戳这里

(说来贴吧有个关于夺嫡的帖子,讨论奉孝若活着会支持曹丕还是曹植,有位大神回复“奉孝不死,仓舒应在”,我深以为然。颍川这几位都不会参与夺嫡,因为他们有太多天下大事需要关心,而且没必要靠站队搏地位。)

直到现在我说的都是好结局的可能性,前提是令君和奉孝都想要的是一个具有正统性和公信力的政权,只要满足这样的条件,无所谓汉魏之争。如果不是这样好像会很悲哀。我一直为奉孝死得早遗憾,但也为他死得是时候而庆幸,如果他活到建安十七年而不是我上面假设的情况,那么要不结局是“奉孝给令君送空食盒”,要不结局是“奉孝先站出来拦在曹总和令君之间被弄死”无论哪种都是完全不想看到的状况。

不知为何总有人觉得奉孝和颍川名士不是一伙的,个人觉得奉孝出身颍川,荀令君推荐入仕,无论怎样他都在颍川利益共同体中。有看文的亲说看我的曹郭分析文迷上了荀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作者本身倾向性的影响,虽然没有确切史料能表明荀郭之间的关系,但作者还是觉得如果建安十七年时奉孝是曹荀的传话人,“空食盒”事件应该会有所改变,一方面奉孝能知道曹、荀两人的本心;另一方面曹荀两人对他的回护和信重也不是其他人得到的。

--------------------------------------------------------------------------

PS 自古以夫妻喻君臣,曹老板不幸宿命相似。曹老板年轻时娶妻丁氏,有妾刘氏,这位刘氏后人关注的不多,但个人觉得她是曹老板早年的真爱,因为丁氏无子,曹操最年长的三个孩子:长子曹昂、次子曹铄,长女清河公主都是这位刘氏所出(曹丕又比他们小好多岁),刘氏早逝后,丁氏抚养她留下的三个孩子,母子和睦。不幸曹铄早逝,曹昂又在宛城因曹操而死,丁夫人与曹操决裂,最终也没有回头。

【太祖始有丁夫人,又刘夫人生子脩及清河长公主。刘早终,丁养子脩。子脩亡於穰,丁常言:“将我儿杀之,都不复念!”遂哭泣无节。太祖忿之,遣归家,欲其意折。后太祖就见之,夫人方织,外人传云“公至”,夫人踞机如故。太祖到,抚其背曰:“顾我共载归乎!”夫人不顾,又不应。太祖却行,立于户外,复云:“得无尚可邪!”遂不应,太祖曰:“真诀矣。”……后太祖病困,自虑不起,叹曰:“我前后行意,於心未曾有所负也。假令死而有灵,子脩若问‘我母所在’,我将何辞以答!”】

“顾我共载归乎”,“得无尚可邪”(和我一起回家吧!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吗!)个人觉得曹老板与丁夫人的互动是史书中少有的充满人性与人情的记载。世上最有权势的人向你软语求恕,丁夫人却不为所动。心死了亦是看清了?他不想与你分道,却终究无力改变。

但如果刘氏还活着,曹老板和丁夫人又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评论(6)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