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天际

论二荀与奉孝在战略上的默契(四)

四、远征乌丸,憾遗荆州

【太祖将征袁尚及三郡乌丸,诸下多惧刘表使刘备袭许以讨太祖,嘉曰:“公虽威震天下,胡恃其远,必不设备。因其无备,卒然击之,可破灭也。且袁绍有恩于民夷,而尚兄弟生存。今四州之民,徒以威附,德施未加,舍而南征,尚因乌丸之资,招其死主之臣,胡人一动,民夷俱应,以生蹋顿之心,成觊觎之计,恐青、冀非己之有也。表,坐谈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备,重任之则恐不能制,轻任之则备不为用,虽虚国远征,公无忧矣。”太祖遂行。至易,嘉言曰:“兵贵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难以趣利,且彼闻之,必为备;不如留辎重,轻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太祖乃密出卢龙塞,直指单于庭。虏卒闻太祖至,惶怖合战。大破之,斩蹋顿及名王已下。尚及兄熙走辽东。】

【初,辽东太守公孙康恃远不服。及公破乌丸,或说公遂征之,尚兄弟可禽也。公曰:“吾方使康斩送尚、熙首,不烦兵矣。”九月,公引兵自柳城还,康即斩尚、熙及速仆丸等,传其首。诸将或问:“公还而康斩送尚、熙,何也?”公曰:“彼素畏尚等,吾急之则并力,缓之则自相图,其势然也。”】

【东禽吕布,西取眭固,斩袁谭之首,平朔土之众,逾越险塞,荡定乌丸,震威辽东,以枭袁尚。虽假天威,易为指麾,至於临敌,发扬誓命,凶逆克殄,勋实由嘉。】

【王旅出塞,涂由山中九百馀里,畴帅兵五百,启导山谷,遂灭乌丸,荡平塞表。】

其实每次说到乌丸反而没什么可说的了,平定北方的最后一战,也是奉孝生命里的最后一战。遗计定辽东,虽然不是遗计,但曹公说【震威辽东,以枭袁尚,勋实由嘉。】,我们也可以看出奉孝的手笔。北方从此落入曹公之手,奉孝的历史使命圆满完成。那么奉孝真正的遗计【云当先定荆】,可以看成是颍川军师团在荡平北方后的下一个战略计划——统一北方之后,该处理荆州了。

这次告诉曹公如何处理荆州的是文若【太祖将伐刘表,问彧策安出,彧曰:“今华夏已平,南土知困矣。可显出宛、叶而间行轻进,以掩其不意。”太祖遂行。会表病死,太祖直趋宛、叶如彧计,表子琮以州逆降。】

建安十三年,憾遗荆州,颍川军师团再无一计存世。后建安十七年文若以忧薨,建安十九年公达亦亡于寿春。独留曹公一人面对建安二十四年的烽火。

颍川军师团战略是统一的,说法是统一的,彼此间默契十足。读其他人的传,就没有这种统合性了。世间有智者少,有智而同心者更少,得同僚如此,夫复何求。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