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天际

【颜路中心短篇合集】君子不器(八)

仅仅,只漏算了一步(中)

 

【“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杀了你,我的亲人又不能起死回生;杀了你,我的国家也不能免于沦亡。杀一个人本来就改变不了任何事;但救一个人却总能改变些什么。”】

【“你的伤已经不要紧了,我该走了。”

“你要去哪?”

“回齐国安葬祖父,完成学业。”

“齐国,”斜倚在塌上的少年发出一声冷笑:“很快就不会再有齐国……也不会再有什么魏国、燕国、楚国,天下将是我大秦的天下,只会有我大秦一国。”

“天下无不亡之国。”另一个少年背身而立,稳稳地将包裹挎在肩上,伸手推开柴扉。

名将一声戎马倥偬,转战千里未逢一败,其归宿却是稚子肩上那一个小小的包裹。赤地千里白茅生,何处青山容忠骨?

塌上的少年一时只觉得迷茫,脱口道:“你为什么……好像一点都不在乎?”

“我本就不该在这里,也不该在乎。”

“那我们还会再见吗?”

“如有机缘,自会相逢。”

“机缘?我才不信机缘那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将来天下归秦,我去齐地找你,你还肯见我吗?”】

 

三年前,天下终归大秦,王离想方设法伴驾东游,又私下微服前往桑海,到小圣贤庄一探故人。彼时伏念受诏往泰山议定封禅,小圣贤庄事务由颜路暂代。王离行至六艺馆,恰见颜路为诸生教习礼乐。

【呦呦鹿鸣,食野之萍,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昔日他们隔有国仇家恨,尚可毫无芥蒂地相交;如今大秦的武城侯与儒家的二当家前尘尽泯,却再非同世之人。

钟鼓脆鸣,惊醒一枕绮梦。

 

“我知道你在这,我来找你了,你还肯见我吗?”

 ---------------------------------------------------------------------------------------

“贲欲探望犬子,可否与章将军同行?”

“通武侯言重了,”章邯还礼道:“上将军可还安健?”

“今春探望家父时,家父犹可百步射猎,承蒙章将军挂念。”六国平定后,王翦、王贲父子均自请交出兵权,辞爵还乡。始皇准王翦致仕还乡颐养天年,却固留王贲在咸阳伴驾左右,又耀拔王贲之子王离为蒙恬的副将,以重兵相授。这般安排,既是向王氏这等军功卓著的将军世家示诚示信,亦是令其父子相离,避免营结乡党危害社稷。

“上将军心胸旷达,非吾辈所能及。”章邯敬道。

“章将军深受陛下器重,如囊锥脱颖,前程不可限量。”

“通武侯过誉了,”章邯谢道:“在下有一事相问,昔年通武侯亲破赵都,与赵军多有交锋,依您之见,今日接应叛逆分子的,是否如蒙上卿所说,乃是赵国余孽?”

“余私以为,蒙上卿判断的,怕是不错。”王贲长叹了一口气,方道:“昔赵武安君擅用间,曾以百金募勇士,组建赤豹营;又从赤豹营中选百人敌加以集训,通过考核者方可进入谍报组织山鬼。山鬼的成员,不仅武艺高超,对赵国忠贞不二,而且极能隐忍,长于渗透。赵武安君被害身亡后,山鬼曾展开过疯狂的报复,赵人中卖国求荣、弃国出逃的贵族、官吏、富商,无论西入秦、东入齐、南入楚,皆逃不过山鬼的追踪。且山鬼惩戒这些人所用的手段之残忍,令人闻之胆寒。不过,在郭开伏诛后,山鬼突然停止了这场疯狂的杀戮,召集分散在各地的成员返还代郡,辅佐代王嘉守卫代地。可叹代王嘉对山鬼又疑又惧,山鬼在其手下竟始终不得施展。后代王嘉畏我大秦兵威而献土归降,山鬼却不从代王嘉的旨令,拒不肯降。经历数月的激战与僵持,山鬼最终放弃据点,主要成员东亡入齐,入齐后屡遣说客说齐王出兵拒我大秦。怎奈齐国上下已无战心,望风而降,山鬼从此销声匿迹,不知所踪。近年来,叛逆分子屡见不鲜,而余最担心的,恰就是山鬼作乱。”

“邯受教了,”章邯忧道:“若当真是山鬼复出,此时似不宜对儒家动手,况李丞相所言……不免有些欲加其罪。”

“愿闻其详。”

“扶苏公子下榻桑海时,影密卫对齐鲁三杰亦有所调查。这位颜二当家虽出生于赵国,却在七岁时就拜入小圣贤庄,多年来安居庄中一心向学,鲜少出庄。连偶尔涉足桑海,都多是治病救人之故。且那位赵将颜聚本是齐人,乐毅伐齐时随父祖入赵,在赵军中一向安分守己,不结私交。也正因如此,郭开召回李牧时,才会令其与赵王室子弟赵葱同守井陉。邯私以为,仅因颜二当家与赵将同宗,就认定小圣贤庄与赵叛逆分子有所牵连,这般说辞,实在难以服众。”

王贲一笑:“听起来,章邯将军对这位颜二当家似颇为欣赏。”

“谦谦君子。”章邯坦然道。

王贲摇头叹道:“只怕君子无罪,怀璧其罪。”

“怀璧其罪……罗网搜寻天下名剑本是常事,但据李丞相言外之意,含光似不仅是一把名器这般简单。通武侯博闻多识,邯冒然一问,究竟有何缘由,令帝国多年来对这柄剑念念不忘。”

“剑本是最具灵性之物,剑与剑客一样,各有各的宿命。”王贲叙道:“含光本是殷天子之剑,而三十年前,它的剑主是大周的最后一位太子,王子胤。”

“这位周太子倒是名不见经传。”

“他本是周赧王的幼子,怎奈其父高寿,兄长皆先其父而逝,待他被立为储君时,已是西周国存在的最后一年。西周国灭亡后,这位周太子并没有随臣民迁往东周国继任周王,而是隐姓埋名成了一名剑客。直到七年后东周国灭,信陵君合纵攻秦,先王才知道这位周太子尚在人世,因此令罗网的第一位首领将其除去。”

“建立罗网的人……据说此人非常神秘,其身份生平至今不明,武城侯可是知道此人的来历?”

“余亦不知其详,只听闻此人为我大秦效力多年,却一直在韩为官;他一手建立罗网,罗网中却没一个人能说清他的相貌和名字;他的武功之高,几乎到了非人的境界,却鲜少亲自动手,以利用别人为乐……只除了这一次,他与周太子约战棠溪。”

“罗网首领武功盖世自是不必多言,可我听闻含光在江湖上从无胜绩也从无败绩,”章邯沉吟道:“却不知这一战结果如何?”

“无胜,无败。”王贲叹道:“两人同归于尽。”

章邯愕然,王贲又道:“这一战虽然结束,但诡异之事却刚刚开始。说来,当年那位罗网首领的佩剑,章将军一定很熟悉,那就是如今流沙之主卫庄的佩剑,妖剑鲨齿。”

“余听闻鲨齿之所以被称为妖剑,是因为接连数人在得到此剑后不久就暴毙而亡。”

“不错,确有其事,且第一位暴毙而亡的剑主,只怕正是先皇。”

“先皇登基不过三载,盛年而逝,竟是与此时有关?!”章邯惊道。

“此事今后还望章将军慎言。”王贲嘱道:“当年罗网首领与周太子约战棠溪,先皇命罗网事后打扫战场,特意指明要一观含光。怎奈含光无形,罗网将方圆十里皆掘地三尺,终不可得。故只得将鲨齿献于先王以求减罪。先王得到鲨齿后,不出月余便暴病身亡,吕不韦以为陛下冲龄继位,而鲨齿煞性过重,不宜留在宫中,便将此剑赐予舍人,谁知接连数人均在得到此剑后意外亡故。后渐有传言,称鲨齿曾饮天子之血,已成不祥妖剑。吕不韦就将此剑作为‘礼物’送给韩王,韩王不敢不受,又不敢用,只得请方士以法术将这柄剑封于韩太庙。期间也曾被人取出过几次,然剑主无不于一月内横死,直至被如今的流沙之主所得。与鲨齿这番血雨腥风的经历相对,含光在这三十年间被多方探寻,却一直不曾现世,如此,反而更让人难以忘怀。”

章邯不由得皱眉道:“据我所知,流沙的第一位首领,可谓当年的天下第一剑客,能与其一决高下的,也唯有当年的鬼谷先生。这位周太子竟能与其拼个同归于尽,除借含光无形之利外,自身的实力也必不可小觑。莫非……此人亦是诸子门人?”

“章将军推测的不错,那位周太子,乃是阴阳家的一位长老。”王贲叹道:“这些年来,帝国中对含光感兴趣的,可不只是罗网。”

“这十余年来,阴阳家虽为帝国所用,但其居心,只怕更不可测。”章邯沉思道。

“对于军人来说,一柄剑,只要能杀人就是好剑,至于为什么而杀人,杀的又是什么人,这都不是剑,而是剑主才该思考的问题。”王贲沉声道:“章将军,你我皆是陛下手中利器,履行好剑的职责,就是我们该做的全部。不该想的事情,想的越多就会越痛苦;不该知道的事情,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人性本私,求私利,报私怨本也是人之常情,不过章将军大可放心,陛下不会受任何人蒙蔽蛊惑。”王贲扯了扯嘴角:“因为陛下,根本就不曾信任过任何一个人。”

----------------------------------------------------------------------------------------

看上集预告以为这周能交代公子中毒的原因呢,然而并没有;我觉得再等两周也未必会有……公子中毒这个情节虽然不是重点但好想用,最近我和玄机一样拖剧情,好想扁自己。

ps. 秦时中上将军似乎是指章邯?如果是的话会有历史bug,本文中上将军指的是王翦(荀子都还活着,况且历史上前218年王翦将军也确实活着呢)。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