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天际

西凉遗歌(一)

一、凉州三明

三国乱世起于凉州。

追溯汉末凉州诸事,不得不提东汉名将“凉州三明”:皇甫规张奂段颎皇甫规字威明,张奂字然明,段颎字纪明,因为这三位几乎同时在治羌中立功扬名,而表字又都有个“明”字,所以被尊为“凉州三明”。他们的功绩因为与本文关系不大,在此不赘述;而他们与另外几位的关系,却必须要记上一笔:皇甫规的侄儿是平定黄巾之乱的名将皇甫嵩,曹操在黄巾之乱中就是跟随皇甫嵩军团在颍川作战;张奂是董卓的老上司,董卓的第一笔军功,就是在给张奂担任军司马时赚到的;而贾诩在路遇贼寇时,假冒的则是段颎的外孙,因为他和段颎确实是同乡,都是凉州姑臧人。

提到西凉人,通常的印象是粗鲁,没什么文化的匹夫(三国志系列游戏加深了这一错误印象),事实上,凉州三明都是非常有学问的人:

皇甫规【以《诗》、《易》教授,门徒三百余人,积十四年】,有文集五卷,录于《全后汉文》。

张奂【奂少游三辅,师事太尉朱宠,学《欧阳尚书》。初,《牟氏章句》浮辞繁多,有四十五万余言,奂减为九万言。后辟大将军梁冀府,乃上书桓帝,奏其《章句》,诏下东观,以疾去官,复举贤良,对策第一,擢拜议郎。】

段颎【颎少便习弓马,尚游侠,轻财贿,长乃折节好古学。初举孝廉,为宪陵园丞、阳陵令,所在有能政。】

至于为什么是这种情况,简单来说东汉以士人立国,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希望挤入士人这个圈子,而士人又非常排外,因此祖上是将门和宦官的人想要被士人认可,往往需要经历漫长而痛苦的排挤过程,包括董卓,包括曹操,他们掌权后对士人既拉拢尊敬又鄙夷畏惧的矛盾态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试图进入士人这一圈子的过程中,他们收获了太多的冷眼而产生了逆反。

东汉的另一个常态则是士宦之争,凉州三明不能免俗,皇甫规和张奂站在士人一边。皇甫规在第一次党锢之祸中因未遭党锢之祸为耻,自请上书论罪,这件奇事其实反映出一个问题,凉州名将渴望能以名士自居,可士人看不起他们,即使这位皇甫将军军功卓著,通晓经学,在天下名士才“有幸享受”的党锢之祸中,却博不到一席之地,因为他在士人的圈子里算不上名士。另一位张奂更离奇,他在第二次党锢之祸中被宦官利用了,杀了著名的党人陈蕃、窦武,随后帝王论功行赏,张奂深恨自己被宦官欺骗,坚辞。随后张奂上书为党人平反,推荐王畅李膺为三公(这两位都位列党人八俊,亦是“天下楷模李元礼,不畏强御陈仲举,天下俊秀王叔茂”中的王叔茂和李元礼)。最后宦官对张奂忍无可忍,以结党罪将其罢官。虽然丢了官,但张奂的作为,终于让士人圈子接纳了他。

凉州三明中的另一位段颎则倒向了宦官,说起来他倒向宦官的理由也很辛酸,因为士人拒绝接纳他。士人拒绝接纳他的理由又是因为他提出的一个平定凉州的正确的军事理论。

(写的有点不顺手,今天暂且写到这里,明日接着更。)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