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天际

君子不器(番外)cp:昌平君/嬴政

依旧是给高考小伙伴的贺文,第一人称,昌平君视角,暴露了挺多人在正文中的身份。因为农家线拖得太长,作者已弃疗,所以把各种私设都往外抛了。

华衮

 

【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其与家属徙处蜀!】

“……吕不韦于赴蜀途中畏罪自尽。”我极力将此事说得轻描淡写,年轻的君王也只略略点头,仿佛死掉的真的只是无足挂齿之人,而不是掌管秦国十年的国相,食邑十万的文信侯。

“昌平君辛苦了,还有一事,李卿以为,应耀卫缭为国尉,留其效力,君以为如何?”

“李卿?”我微微皱眉,一时间不知所指何人。

“客卿李斯,”

我点点头,李斯本是吕不韦的舍人,受吕不韦举荐为长史,又因那篇文采卓然的《谏逐客书》耀升客卿。如今吕不韦倒台,此人却越发受君王赏识,想来有不凡之处。

“卫先生善兵,王翦将军对其评价颇高,蒙恬将军甘愿为其牵马驾车,臣以为,若当真能以国尉之名将其留住,实应如此。”我回道。

“既然如此,劳烦爱卿与李卿同往蒙府走一趟,替我告知卫先生,三日后,我将依礼拜其为我大秦国尉,望其能为我大秦造一支劲旅。”

“臣遵旨。”

李斯低眉顺眼地站在殿外候着,他向我深施一礼:“恭贺公子平步青云。”

我冷冷一笑,又想起那小小的孩童瞪着大大的眼睛,在我面前惊恐地尖叫、挣扎,然后归于死寂,鲜血漫过来,我没有躲,任由猩红染上我的华履。我一直非常清楚地记得那两个死不瞑目的孩童的模样,却从未因此而做噩梦。高官厚禄之下,从来就没有青云,只有鲜血。

 

【秦王为人,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居约易出人下,得志亦轻食人。】

李斯提醒我,那个叫卫缭的人是个疯子,但我没想到他疯得如此厉害。

“你不怕我把你说的话告知陛下?”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他笑了:“你好像还不知道我都做过什么,我说服冯亭把上党献给赵国,让农家出神农令绞杀了白起,帮吕不韦害死秦孝文王,建立了罗网。秦王从来只能听到我想让他听到的话。”

“你想做什么?”我从心底感到恐惧,因为我不由自主地相信他说的话,即使这些话听起来有多么无稽。

“有这么一个故事,从前有两个师兄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互相倾慕,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理念。他们学成后各自拼搏,然后敌对,敌对了很多年。”他叹息:“终于有一天,他们发现,他们太强大,太了解对方,只要与对方为敌,就永远分不出胜负。他们的敌对毫无意义,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因此,他们决定换一种方式来验证,谁的理念更好一点。这种验证的方式,类似于下棋。”

“你不能把人当棋子,我不会做你的棋子。”

“别说得太绝对。”他笑:“你当然会做我的棋子,我会把农家作为你的势力,我们不妨走着瞧。”

 

【韩非使秦,秦用李斯谋,留非,非死云阳。】

李斯越来越受君王的倚重,他被拔为廷尉,他的师兄韩非,也被君王越来越多的提及。最终,韩非来到秦国,死于云阳,李斯赶到时,他撑着最后一口气对李斯说:“我以为终有一天我们能像师伯和师父一样……”

他们的师伯曾是齐相,后来接任了儒家掌门,在小圣贤庄中教书育人;他们的师父是大名鼎鼎的荀夫子,曾仕于赵、楚,楚春申君逝后,亦归隐于小圣贤庄著书。

从前有两个师兄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互相倾慕,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理念。他们学成后各自拼搏,然后敌对,敌对了很多年……但最后的最后他们退隐在同一个地方安然相伴。

不是每个故事都有这样美好的结局。

世人皆言,李斯因妒害死韩非,这是个当事人不能否认的谎言,这是个局外人乐于相信的谎言。

可悲可笑,背负莫须有的罪,名留千古。

 

【燕太子丹者,故尝质於赵,而秦王政生於赵,其少时与丹驩。及政立为秦王,而丹质於秦。秦王之遇燕太子丹不善,丹求归,秦王曰:‘乌头白,马角生,乃许耳。’ 丹乃仰天叹,乌头即白,马亦生角。】

卫缭不辞而别,秦王令罗网秘密搜捕他,当然一无所获。

我始终不清楚他想做什么。

也许我真的是他手中的棋子。我手中也有越来越多作为棋子的人,他们自以为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根本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我需要一颗叛将的人头,一片肥沃的土地,一柄锋利的匕首,一位顶尖的刺客。

秦将樊於期有一位挚友,是最受秦王喜爱的琴师旷修。

同样欣赏旷修的还有燕太子丹,他本是秦王年少质于赵时的旧友,而如今二人地位别如云泥。

燕太子丹还是墨家的一个头领,墨家极力保证他的安全,并试图将他救回燕国。

我荐樊於期攻赵,他的对手是刚刚领边军南下的名将李牧。

樊於期兵败李牧,被下狱,旷修从狱中将他救出,将他与燕太子丹一同送出咸阳,并将琴谱高山流水托付给墨家头领荆轲,让他交给另一位琴师高渐离。

他们在旷修行刑那日大闹法场,奏了一曲,然后突围而去。

荆轲的恋人名丽姬,是齐国佳人,我稍稍提点,齐国便将这位美人送到了咸阳,被秦王纳入宫闱。

那位美人生下了个不足月的男孩,却健壮活泼,深受秦王喜爱。

 

【十九年,王翦、羌瘣尽定取赵地东阳,得赵王。引兵欲攻燕,屯中山。秦王之邯郸,诸尝与王生赵时母家有仇怨,皆坑之。】

得到我想要的全部后,我通过农家联系了燕太子丹,为他谋划刺秦救国。

他终于扳倒了拦路的六指黑侠,继任了墨家首领。

他需要时间,需要盟友,而他有一个朋友是想要夺回赵王之位的赵公子嘉。

他们合谋,任由名将李牧受诬而死,赵王迁被虏,邯郸沦陷。

赵公子嘉带着赵国最后的力量于代地自立为代王,末日狂欢般醉生梦死。

秦王以征服者的身份来到昔日为质的邯郸,他将昔日母家周围的所有赵人聚起来,想要将他们尽数坑杀。

阻止秦王的人叫盖聂,他左手拿着至宝和氏璧,右手持一柄拼杀多日的钝剑。

他看起来疲惫不堪,摇摇欲坠,却被为苍生的责任感支撑着。他用那柄钝剑打败了昔日秦国的第一剑客。

“从此,你就是秦国的第一剑客了。”秦王得到了和氏璧,又得到了一位一流剑客,挥手给那些赵人松开了绑绳。

盖聂如释重负,他不会知道,这些赵人中的大多数,还是逃不过同样的命运。

秦王想做的事,不会为任何人所动摇。

 

【赵有好女名阿房,秦王爱甚,欲立为后,诸臣以其为赵女,不当立,秦王弗听。阿房闻此,自刺而亡,秦王哀,起宫殿名阿房以记。】

赵人的俘虏中有一位医官,名夏无且,曾与年少的秦王比邻而居,他的妹妹对年少的秦王十分友善。

而那个友善的女子早已嫁为人妇,然后撒手人寰,只留下一个女儿名阿房。

她令秦王爱上他,甚至欲立她为后,然后毫不犹豫地大臣的反对声中自刎而死。

我是赵女。那个女孩如此说,死得那样骄傲,那样决然。

她是一个间谍,一枚棋子,也实在是一个可爱的女孩,能令人为之抱憾终生。

这世上有多少可爱的女孩,被这样当成棋子牺牲掉?

我拒绝想下去,一个好棋手不会为死掉的棋子惋惜。

 

【郭开返邯郸,途遇盗,盗束其于树,以刀割之,怒言曰‘为李将军仇’,割数百,空余骨。】

“你让我帮你杀掉郭开。”我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有如白雪压青松,少年坚韧、冷冽而清醒。

“是的,我请您告诉我郭开的路线,然后在战斗开始后让大秦的兵士尽快撤离。”

“我为什么要帮你?”

“杀死郭开是您的任务,我只是在恳求您将这个任务让给我。”少年咬唇:“他害死了我的亲人,我有权力向他报仇,如果您肯帮我,我们的损失都会小一些。”

“既然你是李牧的亲人,你就该被流放到关内去,而不是站在这跟我讲条件。”少年的眼神太过清澈,清澈得令我生厌。

“我距您只有五步。”艳红色的枝纹漫上少年的左手:“我想得到您的帮助,这对您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仅此而已。”

我残忍地笑了:“你想报仇,你想得到平静。不,你的仇人不止是郭开,你知道谁游说了郭开吗?王敖。你知道谁派出了王敖吗?”

“您。”少年的眼睛迅速漫上了水汽,他的声音在抖,却十分肯定。

我惊讶了:“你知道我是你的仇人,却来向我求助?”

“是的,”少年的声音空洞:“我还知道您说服了燕太子丹,燕太子丹说服了公子嘉,放弃邯郸,放弃赵人,去为一次希望渺茫的刺杀争取时间。害死我祖父的有听信谗言的赵王迁,有见死不救的公子嘉,有贪图富贵的郭开,有燕太子丹,有您,有王敖,还有秦王。”

我笑了:“没错,你该憎恨全天下,你祖父死,是因为他是个好人,而这世间是不许好人活着的。你杀一个郭开毫无意义,或者说,你只想自欺欺人?”

“不,”那少年的目光依然澄澈:“您说得对,杀死郭开不能让我得到平静,杀死您也一样。可郭开的死能让赵人平静,我答应过祖父,要像他一样尽力保护赵人,赵国已经不在了,没必要让赵人再白白死去,秦人也一样,所以我来请求您帮助我,让更多的人活下去。”

“他们对我而言,命如蝼蚁。”我冷冷道。

我还是帮了那个少年,他看穿了我的计划,我本该杀了他,但我终究没有。

就让这双清澈的眼睛看着这个污浊的世界吧,看穿一切又能怎样,棋盘上的棋子依旧按部就班地动着,六国覆灭的丧钟,不急不徐地哀鸣。

 

【二十一年,新郑反。昌平君徙於郢。大雨雪,深二尺五寸。】

反秦的人结成同盟,他们谋划刺秦,然后失败。我们理所当然的发兵攻燕,我又怂恿赵公子嘉写信给燕王喜,杀燕太子丹求和,在种种丑恶的勾当下,反秦同盟分崩瓦解。

不难看出,大秦一统天下的趋势,已无法阻挡。

然而秦王开始削弱我的权柄,新郑叛乱,我被派去平乱,纵有千般理由,我也能感觉到,秦王已不再那么信任我了。

我冷笑,然后见了项燕,见了卫庄。

【王翦、蒙武攻荆,破荆军,昌平君死,项燕遂自杀。】

我被立为楚王后,曾收到过嬴政的一封书信,和当年我送给吕不韦那封很相似。

君何功于秦?

君何亲于秦?

明行法令,阴行谋臣,资之金玉,游说诸侯;修甲兵,饰政教,官斗士,尊功臣;胁韩弱魏,破赵夷燕。与王缔姻亲,为王长子之舅父。

我如此信任你,你为何叛我?

你如此信任我,为何削我权柄,弱我亲族?

嬴政,我恨你不曾疑我。

 

我最终选择作为楚王自刎殉国,我可以不用死,但我情愿如此死去。

回想一生,竟唯憾未见秦王一扫六合,君临天下。

我仿佛又见当年,二十二岁的秦王着冠带剑,赐我华衮;我宣誓效忠于他,为他除去眼前的一切障碍,助他一统天下。

兰芝当道,为之奈何。

自当为君,挥剑除之。

-----------------------------------------------------------------------------

比较重要的私设一个是二师公的某一身份是李牧的孙子李左车,这个在正文其实暗示了很多次,当然二师公还有另一个跟苍龙七宿有关的身份。另一个私设是纵横的师伯是尉缭,同时尉缭还是罗网的创始人。赵女阿房是根据阿房宫的传说,私设是夏无且的侄女。其他的都是历史事件,当然昌平君的心理还是私设。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