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天际

【颜路中心短篇合集】君子不器(五)

无繇欠下的债,不会拿子房来还(尾声)

 

午后的阳光洒落竹林,在地上留下斑驳的掠影。清风拂过,竹林沙沙作响,送来竹叶的清香与温润的水气。

荀子隐居处有碧波青竹,实在是个令人放松的好地方。大抵是因为幼时在此悠游惯了,年长后分明自觉处处尊道守礼,单单在此处多了几分闲散。颜路念及此不由得嘴角上扬,循着池畔缓步而行。碧波之上莲叶田田,碧波之下游鱼喧喧,好一派生机景象。

行至一方青石,颜路屈膝下拜,口称:“师父,徒儿不肖,此次是来向师父辞行的。”

儒家前掌门端木敬德辞世至今已有七八年光景,其棺椁由族子迎回故土,留在小圣贤庄的只有一块灵位,年节时摆出来祭拜。不过,颜路思念师父时,更愿来祭拜这方青石,只因这青石上有荀子亲手刻下的祭文:

【述而不作,好古不拘;有道则智,无道则愚】

虽说石上仅这么十六个字,但颜路第一眼就知道这一定是荀师叔为师父写的。毕竟除了师叔外,天下又哪里有第二个如此了解师父的人呢。

 ------------------------------------------------------------------------------

【你不妨去读读你韩非师兄的文章,他的行文用典总是好的。】

韩非所著《五蠹》,将学者列为五蠹之首,公然称“儒以文乱法”。然而《五蠹》并未如《非十二子》一般在儒门内掀起轩然大波,毕竟荀子的身份远非韩非可比,荀子是儒门孔氏的嫡系传人,儒家掌门端木敬德的嫡亲师弟,只要端木敬德一日不开口清理门户,荀况就一日是儒家诸弟子的师公。而韩非则在出师后由儒入法,早早与儒门划清界限。道不同不相为谋,儒门诸系亦将韩非的学说列为“非礼勿视”,既然无人研读,也就无人去批判。

不过,身为儒家掌门的师尊,却会私下里托人往来韩国,将韩非的著作一一带回,再亲手誊抄一份送给荀子。荀子写一手好字,亦对他人字迹要求极为严苛,字迹不佳的书简看都不看。师尊过世后,颜路接替师尊为荀子誊书,着实在这上面吃了不少苦头。

少年颜路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想不明白,为何师尊在教他坐忘心法的同时,又坚持要求他读商君和韩非。也许是因为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那么“道之以政德,齐之以刑礼”则民可免而有耻,所以君子不仅要修德学礼,还要明政知刑。又或者只是因为师尊在儒学之外亦偏爱法家,直到某一天师尊问:“路儿,汝以为,道、儒、法三家学说有何不同?”

颜路怔愣,道、儒、法是诸子百家中最为兴盛的学派,各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各学派下又有数系分支,儒门七系,道家两宗,法家最是各自为政,不仅有东西对峙,又对“法、术、势”各有尊崇。若要将道、儒、法三家学派的不同一一道来,简直多如繁星,数不胜数。颜路犹豫再三,方下定决心开口道:“路知此为妄言,但路确以为,儒道法三家学说,其本源并无不同。”

“此非妄言,余愿闻其详。”师尊微笑,趋席以闻。

“师父曾言,礼者,理也;义者,循理也。儒家所重之礼,即为天理;儒家所行之义,即为循理。道家所重天道,法家所重法理,皆是天理;道家所行之道,法家所行之法,皆是循理。既然礼、道、法,不过是同出而异名,那么儒道法三家的学问,从本质而言,又有何差别。”

“说得好,那道儒法三家对理的阐述,汝更偏爱何者?”师尊又问。

“路从儒。”

“为何?”

“子曰‘仁者,人也’。儒道法三家的学问虽同源而出,然道家以人为天地,法家以国为人,唯有儒家,以人为人。”颜路对道:“人若能趋近于圣贤,便可近道家神、圣、至之境;人若能躬行为士,便可为法家忠、贤、良之臣。但人非天地,不能如天地般无情无欲,无牵无挂;国亦非人,万千民众,不能如国君之臂,任其指使。”

“说的很对,”师尊赞道:“看来你已经领悟到了,人本是人。那么路儿,你又本是谁呢?”

颜路身子一震,死咬牙关紧握双拳,才勉强让自己抖得不要太厉害。你本是谁,这是个颜路不敢想也不愿想的问题,他更没想到这个问题会自师尊口中问出。不知过了多久,颜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师父……您让我忘了。”

“是的,我让你忘了你曾是谁,你也答应我,如今活着的人,只是颜路。”师尊了然道:“但你既然明白,人本是人,不能为天,不能为地,亦不必刻意去做人,那么,你也只是你啊。”

灵台忽而清明,修习多年无成的坐忘心法,终于得门而入。

无繇也好,颜路也好,你本是你,何必刻意去做你?何必刻意去忘,刻意去逃,刻意去舍?

 

【今日臣窃闻贵臣之计,举兵将伐韩。夫赵氏聚士卒,养从徒,欲赘天下之兵,明秦不弱则诸侯必灭宗庙,欲西面行其意,非一日之计也。今释赵之患,而攘内臣之韩,则天下明赵氏之计矣。】

“师父……我欲回邯郸。”

“去吧,从初见那日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要回去的。如遇危难,记得回来。”

 ------------------------------------------------------------------------------

身后有脚步声渐近,颜路起身,整衣冠,转身施礼:“师叔,小侄将行,正要去向师叔请辞。”

荀子并不意外:“知道了,你去吧。”

“大师兄他……”颜路刚开口,便收到了荀子冷冷一瞥,只好改口道:“是小侄多嘴了。”

荀子似已不愿再听,转身欲走,颜路却突然跪道:“师叔,小侄只再多问一句话,如果当年师父救成的那个人是韩非,死的那个人是李斯,您又当如何呢?”

荀子脚步顿了顿,终究没回答这个问题,却道:“我师兄看人总是准的,汝不为器。”

 

【十四年,桓齮攻赵军於平阳,取宜安,杀其将军。赵王迁乃以李牧为大将军,击秦军于肥下,大破之。韩非使秦,秦用李斯谋,留非,非死云阳。】

“师弟也要一起离庄吗?”伏念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少有地浮现出可理解为纠结的表情。

师尊忍不住嘴角上挑,勉强保持严肃道:“咳,我先送你师弟去邯郸,再到咸阳见你李斯师兄和韩非师兄,庄中之事就全权托付给你了。”

“唯。”伏念应道,虽说语气恭谨如常,但颜路还是能感知到师兄的内心已纠结成一团被猫抓过的毛球。

【师父带师弟出门=我与师叔单独留在小圣贤庄】

对伏念而言,这真是个晴天霹雳。

从各方面来讲,伏念都是个责任感极强,惯有担当的人。以至于多年后伏念与颜路闲谈时提及,张良做事这样肆无忌惮,都是颜路给惯的;颜路只淡然笑道,路这般万事不挂心,还不都是师兄宠的。可唯有与师叔相处这件事上,伏念是能躲则躲,能避则避。颜路虽不知缘起,但也不难理解。伏念自幼才华出众,被儒门诸前辈视为儒家未来的希望,因而越发的恪守礼法,严于律己。而荀师叔则不拘俗礼,脾气古怪,常常莫名其妙地将人训得狗血淋头,不留半分情面。两人一般自尊心强好面子,作为晚辈的伏念不免多几分无奈。

但若非那年藏书阁一场大火烧掉了师尊半生著述,师叔与师兄间,总不至于像如今这般两不相见。

 -----------------------------------------------------------------------------------

晚膳后,颜路送子慕出庄,走过桑海城中的一条小巷,子慕突然向颜路身畔靠了靠。颜路浅然一笑,安抚道:“放心,那个人不会再来了。”

“我才不怕他呢!”子慕挺了挺胸膛,别扭道:“二师公,那个黑衣人说的武安君、司马将军我都知道,可赵平都又是谁呢?”

【赵武安君是怎么死的,司马尚是怎么疯的?赵平都是怎么死的?你一定很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赵平都是赵王室中一位公子,年少时随父在秦为质,因功封平都侯。后来他得以归赵,世人便多称其为赵平都。不过他归赵后未行仕途,而是进入墨家,最终成了墨家巨子。”

“墨家巨子?墨家巨子不是通缉榜上的那个少年吗?”子慕惊讶道。

“赵平都殒身于邯郸城破那一年,如今的墨家巨子,已经是他继任的继任了。”颜路轻轻一叹:“且当年也很少有人知道,墨家巨子就是赵王室公子赵平都,他在江湖上则被人称做六指黑侠。”

 

“这是赵军最后的补给线,由齐、楚等国秘密交易得来的军资,都要在这里汇集、登记、运转。这里结合了道家的阵法与墨家的机关,世上本只有李将军、司马将军和我三个人知晓这里的变化,现在我要将变化的规律教给你。”赵平都正色道:“赵国男儿不言弃不言死,井陉守不住就守邯郸,邯郸守不住就守代郡、守雁门。但真有一天,我们都已不在、赵国再无寸土,你要守住这里,这是将军托付给你的责任。而如果有一天,墨家弟子无处容身,也请你将这里暂借他们。

当然,这只是一个请求,来自我个人的请求。总会有巨子带领墨家闯出一条新路,但在此之前,他们或许需要一个歇脚的地方。”

当年墨家正值鼎盛,弟子遍布天下,隐秘据点多如繁星,机关城坚不可摧,谁能想到墨家会有无处容身的窘境?然而越是对门派教义理解精深,就越明白自家的弱点。

山鬼不过知一岁事,贤人可知百年,只是后事,注定是,后人之事。

 --------------------------------------------------------------------------------

“掌门师尊,二师公说藏书阁书籍均已整理完毕,登记造册。今日天色已晚,还请掌门师尊明日早课前到藏书阁去一趟。”弟子向伏念禀道。

“我知道了,你回去就寝吧。”伏念点头。

藏书阁内,颜路已收整好行装,换上夜行衣,留书几上。

大师兄,您平日教训我纵容委让无事上心,可路终究只是凡夫俗子,非天非地非木非石,又怎能真的无心无情,前尘尽忘。此番行事,当真是任性妄为了。

当初无繇欠下的债,我不会拿子房来还。

-------------------------------------------------------------------------------

亲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_^

居然有亲问我年三十发刀子有何不好,过年当然要吃糖啊。这几天事比较忙所以这篇发晚了,因此特意让二师公隐晦地表示一下子房是我的人。过年这几天会放汉纪年特别篇出来给大家吃糖混玻璃碴,会尽量有点肉渣,年后再发刀子。

说来玄机整个二月都不更正篇了,不更就不更吧,把心之逆鳞放出来啊。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