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天际

【颜路中心短篇合集】君子不器(六)

猝不及防的最后一眼

 

【蜃楼启航不过数月而返,据说在海上遇到巨鱼阻渡。嬴政又恰恰梦到自己与海神交战,对阴阳家那套说辞深信不疑,如今已派赵高统领六剑奴前往桑海,配合公输仇赶制霸道机关,势必要将海中恶神尽数除去。】

【李斯上书指责复分封制乃以古非今,惑乱黔首之语,万不可宽纵。嬴政下旨,再有以古非今,兴分封郡县之议者弃市。又令李斯返还咸阳,将儒家淳于越前辈腰斩示众。】

【罗网前往桑海协助阴阳家,李斯返还咸阳,蒙恬率黄金火骑兵尚驻守北境,嬴政驾畔唯余章邯所统影密卫。若要刺杀嬴政,这实在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东郡,农家神农堂据点;雨后,池畔蛙鸣阵阵。

【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今陛下创大业,建万世之功,固非愚儒所知……】

【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生与义不可得兼,余不死不足以警世人而正君王……】

张良焦躁地将手中竹简甩在一边,仰身倒在草地上。分封还是郡县,这已不再是学术上的儒法之争,而是帝国内部关乎储君的权力之争,嬴政已默许李斯在朝堂上铲除异己,下旨以残酷的手段处死扶苏公子的师长淳于越。那么对于淳于越的师门,身为天下的小圣贤庄,又将被打压到何种程度?

“哼,毫无意义。”黑色的大氅划过,流沙之主居高临下俯视众生。

“求仁者得仁。”张良轻叹道,并未起身。

“无法生存就注定消亡,仁义不过是懦弱的借口。”卫庄冷哼道:“只有强者,才能主宰命运。”

“卫庄兄想要主宰谁的命运呢?”张良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迷茫苦涩,仰叹道:“你的?嬴政的?又或是……谁的?”

 ----------------------------------------------------------------------------

【博浪沙,此地北倚黄河,南临官渡,沙丘连绵,荆棘丛生,不利于车队行进而极利于隐蔽脱身,自咸阳而东的驰道上,此地是行动的不二之选。】

【昔日赵武安君李牧为小人郭开所害,其门下义士混入郭府,趁郭开返还邯郸搬运财物之际,召豪杰伏于博浪沙,将郭开一行截获。】

【那是一场血战,郭开久为佞幸怕死贪生,手下蓄养死士众多,又被秦王新拜上卿,随行的秦军护卫亦不在少数,然终非赵人敌手。赵人擒获郭开后,将其处以剐刑,每割一刀,便有义士大吼一声“为李将军报仇”!】

【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此等义举,实在令人心折。】

 

一百二十斤大铁锥呼啸而下,将车队正中的銮驾击个粉碎,车队一时大乱,兵士奔走;然而副驾的车帘很快被掀开,安然无恙的帝国之主缓步而出;只是兵士们尚不及欢呼,锋利坚硬的剑刃便吻上那高贵柔软的脖颈;亦来不及悲号,龙袍笼罩下的躯体已化为轻烟,了去无痕。

阴阳家的障眼法,阴阳家的——傀儡术。

无知无觉的阴阳傀儡像瘟疫般漫布山坳,毫不畏死地前赴后继,令伏击于此的众人被迫现身又进退不得。远处山谷升腾起冲天的火光,预订的接应点亦遭遇敌袭。鸟雀惊飞,尘土飘扬,谁布下了罗网,谁入了局?

 

张良在沙丘间奔走穿行时,一向引以为豪的头脑却是一片混乱,高渐离与卫庄联手,以易水寒与横贯四方将张良送出重围,其用意不言而喻。博浪沙本是极适宜隐蔽脱身之地,因而当此处隐蔽了大量如蛆附骨,如影随形的影密卫时,就无异于一个四壁渐渐收缩的活的牢笼,牢笼中的猎物终究将被困入绝境。

日光西斜,彤云间隐隐传来飘渺的箫声。“无繇——”张良不觉呢喃出声,身形一顿,便循着箫声寻去。

 ----------------------------------------------------------------------------

【房山为宫兮,沮水为浆;不闻调琴奏瑟兮,惟闻流水之汤汤!水之无情兮,犹能自致于汉江;嗟余万乘之主兮,徒梦怀乎故乡……】

【师兄今日所奏,与往日赵乐似有不同。】

【这是一首新曲……我去了房陵。】

【师兄去见赵王?!那你们……都说了什么?】

【并无……我教陛下做了只竹箫。】

 

那是二师兄最后一次离开桑海……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子房。”回身,心心念念的人长身玉立,即使身形与大半面目都隐没在黑色的斗篷中,只凭一双犹然平和清澈的眼睛,张良也能确知这就是他的二师兄。

当你身处绝境孤立无援,谁会放下一切、千里迢迢地赶来救你。

张良眼眶一热,竟是平白生出了几分委屈。

 

机关兽在布满荆棘的沼泽上轻巧地奔行,张良心中有千般疑惑,开口时却又成了那句:“二师兄,谢啦。”

“你呀——”无奈中夹杂着淡淡的宠溺,笑意自颜路的眼眸中荡开。

“二师兄何时学会驾驶机关兽了?班大师说很难,都不肯让我试试。”

颜路失笑,怎也想不到张良在千头万绪中竟捡出这么件小事来问自己:“就是这两三天的事,其实我还谈不上会呢。”这倒并非是谦逊之语。

越过沼泽,前方是一片低矮稀疏的树林,在夕阳与乌啼的映衬下颇有几分寂寥萧索。颜路低声嘱道:“子房,你随这位姑娘到陈地孔师兄那避一避,无论听到何种传闻,切勿轻率行事,多加……”

张良还未恢复警觉,就已失了反对的能力,墨绿色的斗篷在树梢上一闪,与向前奔驰的机关兽渐行渐远。

 ----------------------------------------------------------------------------

峰峦如刃,残阳如血。

“这一场困兽之斗,我可是很期待呢!”年轻的影密卫统领把玩着手中的锁链,仰望那高崖上的纵身一跃,嗤笑道:“对面也都是我大秦的精锐,纵有双翼,又能飞到哪去呢?”然而,他的笑容,却在那漫天橙红色的火云中,融化又凝固成了僵硬而诡异的面具。

高崖对面,黄金火骑兵的盔甲在火光中亮得耀眼,久经沙场的将军,恍惚看到多年前高耸的赵都邯郸。

【长平之后,有死无降!】

“封锁崖底!”章邯愤然道:“陛下有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去请晓梦大师。”

 

张良在小圣贤庄时,常常于观涛阁观海,于观海时观天,于观天时思虑天下,水天一色,旷阔辽远。

而如今,天下只有嶙峋,嶙峋的峰岩,嶙峋的枝杈。

二师兄对他所说的最后那个词,是保重还是珍重?

他从什么时候起,竟认定了他和他之间,总会来日方长?

【子房有倾世之才,四方之志,绝非偏安之人。】

【我总会陪在你身边的。】

可这最后的一眼,却是如此,猝不及防。

-----------------------------------------------------------------------------

断更的时间比玄机还长真是对不起大家了,之前想写汉纪年特别篇,奈何本人是个考据控,这一个月基本上都在纠结楚汉相争的时间线……本章字数有点少,因为改了几次删了好多。从这章起应该不会像之前那样有好多古文了,希望读起来会轻松些吧。

评论(3)

热度(13)